返回 拔刀斋 HFsword.com

刀剑天下论坛 HFsword.com Forums
现在时间是 2018-1-21 12:27

您还没有注册登录,您可能需要注册才能发贴和回复
如果您第一次访问本论坛,请阅读论坛上方的 FAQ
 


<<  [1] [2] [3] [4] [5] [6] [7] [8]  >>  
作者:
主题:“唐刀”不是地道唐货,而是突厥刀的摹本 取消高亮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金相显微
劳模



刀币 25752 元
发帖 11693 篇
注册 2002-12-17
来自 那旮瘩


  引用:
haodao 于 2006-10-10 10:53 PM 写道:
"就是唐大刀都使用了包钢锻造技术”

老金此语似太绝对,当时有很多百炼钢之"无垢锻",在哪里看到过,一时找不到根据了.

同意haodao的说法,可改为“大部分”或“比较讲究的”。这种高成本运作好像也是唐王朝破产的原因之一。

--------- 干点累点勤点---------
2006-10-11 09:34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WuDao
论坛管理员




刀币 31776 元
发帖 13236 篇
注册 2002-12-17
来自 中国 P R China
补充一点,
南北朝中后期,百炼钢进化为横法钢,然后出现宿铁,根据推测,唐代有四种以上的锻法

百炼钢, 唐诗多次出现,如干有千寻竦,精闻百炼钢。茂功期舜禹,高韵状羲黄

包钢,唐样大刀所继承的工艺

夹钢,即宿铁

镔铁, 锻法不详,可能单一铁,可能复合。

Chinese Sword, a remarkable and unassailable symbol of ancient Chinese civilization and spirit of his people. It  reflects five most essential spirits of every Chinese man:  仁 Ren (benevolence),  义 Yi (righteousness),  礼 Li (principles),  智 Zhi (intelligence) and  信 Xin (trustworthiness).  
2006-10-11 09:43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WuDao
论坛管理员




刀币 31776 元
发帖 13236 篇
注册 2002-12-17
来自 中国 P R China
唐大刀的“切刃造”至少是源于汉环首直刀的



本贴包含图片附件:

点击查看全图

Chinese Sword, a remarkable and unassailable symbol of ancient Chinese civilization and spirit of his people. It  reflects five most essential spirits of every Chinese man:  仁 Ren (benevolence),  义 Yi (righteousness),  礼 Li (principles),  智 Zhi (intelligence) and  信 Xin (trustworthiness).  
2006-10-15 14:25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WuDao
论坛管理员




刀币 31776 元
发帖 13236 篇
注册 2002-12-17
来自 中国 P R China
加入精华,非因楼主的观点,更欣赏跟贴的客观。

Chinese Sword, a remarkable and unassailable symbol of ancient Chinese civilization and spirit of his people. It  reflects five most essential spirits of every Chinese man:  仁 Ren (benevolence),  义 Yi (righteousness),  礼 Li (principles),  智 Zhi (intelligence) and  信 Xin (trustworthiness).  
2006-10-16 21:25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龙女
:)



刀币 8603 元
发帖 4198 篇
注册 2003-4-5
来自 广西首府
提供几个样,供参考。

本贴包含图片附件:

点击查看全图
2006-10-16 23:02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龙女
:)



刀币 8603 元
发帖 4198 篇
注册 2003-4-5
来自 广西首府


本贴包含图片附件:

点击查看全图
2006-10-16 23:05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龙女
:)



刀币 8603 元
发帖 4198 篇
注册 2003-4-5
来自 广西首府


本贴包含图片附件:

点击查看全图
2006-10-16 23:05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龙女
:)



刀币 8603 元
发帖 4198 篇
注册 2003-4-5
来自 广西首府


本贴包含图片附件:

点击查看全图
2006-10-16 23:09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龙女
:)



刀币 8603 元
发帖 4198 篇
注册 2003-4-5
来自 广西首府


本贴包含图片附件:

点击查看全图
2006-10-16 23:10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镔铁?

本贴包含图片附件:

点击查看全图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8 12:27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金相显微
劳模



刀币 25752 元
发帖 11693 篇
注册 2002-12-17
来自 那旮瘩
这就是那有名的拴马石吗?
镔铁这词要好好的考究一下,什么是镔铁?请散人兄上课。

--------- 干点累点勤点---------
2006-10-18 12:38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老金啊 !不敢啊!局部讨论,局部讨论!嘿嘿!
有机会找找杨峰所著的《托克马克之恋》看看。

[ 本贴由 007sunny 于 2006-10-18 13:05 最后编辑 ]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8 12:52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masque
黄金长老



刀币 797 元
发帖 390 篇
注册 2002-12-18


  引用:
007sunny 于 2006-10-18 12:27 PM 写道:

镔铁?

啊~~~~~~~~~~~~被你挖回来了??

[ 本贴由 masque 于 2006-10-18 13:13 最后编辑 ]
2006-10-18 13:10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金相显微
劳模



刀币 25752 元
发帖 11693 篇
注册 2002-12-17
来自 那旮瘩
想搞个实名制/小范围/高水准的会员区,这样就可以畅所欲言的讨论和贴图了,现在是发言要顾及面子,发图怕被翻版。

--------- 干点累点勤点---------
2006-10-18 13:12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引用:
masque 于 2006-10-18 01:10 PM 写道:
啊~~~~~~~~~~~~被你挖回来了??

,我没敢挖啊!好多人看着啊!呵呵!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8 13:28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老金请注意一下以下词的联系关系:古葱岭,布哈拉,撒马尔罕,巴克特里亚 ,以及酋长先生提到的貴霜王朝。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8 14:05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笑傲江湖
支柱会员




刀币 198 元
发帖 94 篇
注册 2006-6-20
0
2006-10-18 14:13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金相显微
劳模



刀币 25752 元
发帖 11693 篇
注册 2002-12-17
来自 那旮瘩
这么笨重的东西都是靠丝绸之路以骆驼运来的吗?问个笨的问题,一个驼队走上一年靠三十来匹骆驼这能运来几斤?如果我是商人的话这种买卖我是肯定不做的,有那精力我进宝石/黄金/羊毛毯好过了。就算利润奇大一定要做也肯定是作成品生意,这贩运原材料乌滋钢锭的事我是决计不干的。
这样笨重的东西最佳的解决方案是走水路,也就是福建一带的港口,但当时文献的记载好像不多啊?

[ 本贴由 金相显微 于 2006-10-18 15:06 最后编辑 ]

--------- 干点累点勤点---------
2006-10-18 15:01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滕蛇
高级会员




刀币 76 元
发帖 38 篇
注册 2004-1-5


  引用:
007sunny 于 2006-10-18 12:27 PM 写道:

镔铁?

我是第一次看见图中这铁,请问它在哪里?另请教诸位达人是否是关于这铁的其它资料可以分享学习?我这里先谢过诸位了哈:)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2006-10-18 18:57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masque
黄金长老



刀币 797 元
发帖 390 篇
注册 2002-12-18


  引用:
金相显微 于 2006-10-18 03:01 PM 写道:
这么笨重的东西都是靠丝绸之路以骆驼运来的吗?问个笨的问题,一个驼队走上一年靠三十来匹骆驼这能运来几斤?如果我是商人的话这种买卖我是肯定不做的,有那精力我进宝石/黄金/羊毛毯好过了。就算利润奇大一定要 ...

哈哈,金兄,悍马 运来的 !!不过我一直认为 中国很早也就有坩锅冶炼的技术啦,
2006-10-18 21:43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酋長
版主




刀币 2246 元
发帖 890 篇
注册 2004-11-17
来自 台北


  引用:
kfnzl 于 2006-10-1 12 写道:
1龙先生,你是否了解西亚(含中亚)武备的发达成熟是人类历史仅见的?亚述、波斯3500年前就有青铜细扎甲了,比中国早1000年,
你也不会不知“具装铠”“连环锁子甲”都是南北朝从中亚得来的,(这只是冰山一角) ...

對於這個帖子的主題,個人曾在翰龍上表達過自己的看法.因為有人在吵架,所以不想多說,也就沒看在拔刀這兒的論述.有關突厥與唐代的關係或者說與唐刀的關係,問題確實很複雜.個人也有許多疑點尚未能澄清,部分觀點提供大家參考.

1.突厥(Turk)原本是文化極低落的部族,不論西方或日本研究突厥早期文化,多半以中國對其之記載為首要.歷史有關其文字簡略言之: 突厥為匈奴別種,是唐代北方最強大的鄰族.初居於今蒙古西部及唐努烏梁海境,轉徙於金山(阿爾泰山),平涼一帶;因善鑄鐵,又稱鐵勒亦即鐵奴之意,臣屬於柔然.  南北朝後期,勢漸強大,其酋長自稱可汗,卒滅柔然(西元555年);威服塞外,東至遼東,西迄裏海,均為所有.

2.從歷史中顯示,突厥的興起略早於隋朝約30年(西元581-618年),在此之前歷史中並無突厥之名.至於其人種的來源,除了部份來自北亞大草原的斯基泰人外,其次就還是與中亞,西亞及北亞各色其他人種的論血而成,惟似與阿爾泰山以東的民族,如鮮卑,肅慎及通古斯等民族的關聯較少.

3.論及中亞與西亞,早期均與突厥無關聯.首先中亞一直是北方民族南下的必經之地.如4000至3500年前間印歐民族的雅利安人(Aryan)分別向南及西南遷徙,造就了後來的伊朗及印度河文明(與恆河文明是不同的).所以這個地區在隋唐以前,最主要的文明及人種都是以伊朗及北印度人為主體的印歐民族,與突厥無關.及其文明繼任者,來自中國敦煌祁連一帶,因避禍匈奴而西遷的大月氏人,及其所建的貴霜王朝(Gandhara)文明.在吸收當地希臘亞歷山大東征遺留的巴克特里亞王朝Bactria(中國稱大夏王朝)文化,以及融合印度孔雀王朝北傳而來的佛教文明後,在阿富汗東部與巴基斯坦接壤地區,因其獨特的佛教藝術,而被後人稱為"犍陀羅"藝術(曼陀羅是一種類似吉他的樂器), 同時此地區信仰的大乘佛教更東傳中國和日本.到此為止仍與突厥無關.

4.以後的突厥歷史,又是另外一回事.至於突厥與唐刀的關係,眾刀友可從歷史中自行體會.要研究的東西還太多,今天也寫太多了.有興趣下次在談.

[ 本贴由 酋長 于 2006-10-19 00:52 最后编辑 ]
2006-10-19 00:50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金相显微
劳模



刀币 25752 元
发帖 11693 篇
注册 2002-12-17
来自 那旮瘩
谢酋长兄好资料,收藏了。

另外及其同意散人兄对镔铁的推论,就是本土的的坩锅冶炼,严格来说应和乌滋无关吧?

--------- 干点累点勤点---------
2006-10-19 08:52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也转贴一篇文章!

西域族国名与东北亚族名之关联


朱学渊

一、引言
《史记 大宛列传》是关于古代中亚人文、地理和政治的重要文献。作者司马迁(生于前135年)所采用的资料,显然是得自于同时代人张骞(生于前114年)口述或报告,可靠性是毋庸置疑的。张骞两次西使的目的,都是为了对抗匈奴,他的寻访目标分别是"月氏"和"乌孙",他所了解的主要是葱岭以西的信息。自张骞凿开西域之门,吏卒商贾趋之若鹜,汉朝政府对西域民风、政情从此了如指掌。《汉书 西域传》记载了塔里木盆地南北两缘的数十族国的情况,作者班固(公元32-92)之弟班超,曾奉使西域三十一年间,其人大智大勇、有作有为,他的亲历当然也为班固的著述提供了可靠的材料。
尽管,《史记 大宛列传》和《汉书 西域传》有着当之无愧的科学价值;然而,它们所记载的西域族国名,如:月氏、大宛、大夏、乌孙、康居、奄蔡、安息、且末、于阗、疏勒、龟兹、焉耆、车师、蒲类……等,却至今是令人费解的历史-语言-人类学问题,莫说西方学界不得其解,就连中国史学也不知其然。由于中亚地区最古老的居民是印欧人种,为寻找这些族国名的的印欧语源,人们枉费了许多的时光。又由于这个地区的语言,是在公元九世纪后才彻底突厥化了的,它们自然也都没有表现出于与"突厥"语言的本质联系。这就迫使我们必须从较早的人类迁徙活动中,去寻找它们的始源。
西方也对来自东方的游牧部落,和古代中亚地区的情况作了重要的记载。有"史学之父"之称的希罗多德(Herodotus,公元前五世纪人),曾亲历游牧民族Scythian人在黑海北岸的领地。他在《历史》(The Histories)一书中以数十页的篇幅,记载了至少在公元前八、七世纪便进入东欧的Scythian人的史迹。成书于公元前后的《地理志》(The Geography)的作者斯屈波(Strabo,公元前64-63,至公元后25年人),主要根据追随亚历山大大帝远征的将士们的回忆,综汇了中亚-南亚地区人文地理历史的大量相关信息。然而,无论是司马迁和班固,还是希罗多德和斯屈波,都不可能按照现代人类-语言学的分类结论,来告知古代中亚民族的族属。
基于这种情况,作者在积累和分析中国北方诸族的语言、族名、人名信息,和在研究它们的迁徙、融合态势的基础上,洞察到上述西域诸族国名,均与出自东北亚地区的通古斯-鲜卑系族名相关联;而西域的人名姓氏、生产方式和文化内涵,亦多表现出与东北亚民族类同的特征。本文将以大量的事实和充分的理据来论证:在公元前一千年间注入中亚地区的蒙古人种,都是有着东北亚背景的陕甘宁青地区的古代"西戎"民族。

二、"月氏"就是"兀者"
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是去寻找于公元前176-177年间,被匈奴逐出河西走廊的"大月氏"。张骞一行出发于前139年,途中被"匈奴"羁留达十一年之久。逃脱后,翻越葱岭,经"大宛"、"康居"到达"大月氏"时,这个河西部落已在中亚称霸五十年,而乐不思蜀了。《草原帝国》(The Empire of the Steppes, A History of Central Asia)一书的作者格鲁塞(R. Grousset),在评论"月氏"民族西迁事件时曾说[1]:

匈奴在把月氏逐出甘肃的过程中,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这些反应远至西亚和印度都能被感受到。阿富汗地区丧失了希腊化的特征,亚历山大远征在这些地区所留下的最后的遗迹被消除了;帕提亚的伊朗暂时承受了震动;从甘肃被赶走的部落已经在喀布尔和印度西北部建立起一个意想不到的帝国。在草原一端发生的一个轻微的搏动,不可避免地在这条巨大的迁徙地带的每一个角落都产生了一连串意想不到的后果。

对一个在世界历史上有如此重大的影响,而出自于中国西北地区的民族,连西方学界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然而,中国史学甚至连它的族名的读音都知之不确,至于对它的人种、语言方面的了解,那就更是非常有限。这对于具有史学研究传统的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很令人汗颜的。
很多人认为"月氏"就是先秦时代的"阴戎"或"允姓戎"。古音"月"亦读作"乌",吴语(苏州)方言又将"月亮"读作"讹亮",闽浙方言则将"阴天"读作"乌天"。如是推来,"月氏"可是"乌氏"或"讹氏",而"阴戎"即是"乌戎"。从族名的语音比较来看,"兀者"是"月氏"最贴近的源音。我们也可推测,元代中亚地名"讹迹邗"[2],就是"月氏邗"或"兀者邗"。
"兀者",是通古斯系民族泛称"勿吉"的转音。商代甲骨文记载中的"御方",汉代"东夷"的"沃沮"[3],晋代"北狄"的"雍屈"[4],唐代"木马突厥"中的"饿支"[5],和"黑车子"[6]等部名,可能都是"兀者"的变译。辽、金、元三代以后,才有"兀者"、"吾者"、"斡者"、"斡拙"、"窝集"、"乌稽"的明确记载,他们是散居在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使犬渔猎为生的通古斯系"野人"部落,现代"赫哲"族,可能就是它们的一方传人。
其实,先秦时代就有不少关于"月氏"或"兀者"的隐性记载,《穆天子传 卷一》就记载有:

乙酉(周穆王十三年,即公元前989年,闰二月十七日),天子北升于□。天子北征于犬戎。犬戎□胡觞天子于当水之阳。天子乃乐,□赐七萃之士战。
……
甲午(二十六日),天子西征,乃绝__之关__。
已亥(三月初二日),至于焉居、禺知之平。

古籍《管子》中也有关于春秋时的族名"禺氏"的记载。二十世纪初,著名学者王国维认为:"禺知即禺氏,其地在雁门之西北,黄河之东……"[7]。另一著名学者岑仲勉则认为[8]:焉居即焉耆,在秦时作义渠,国在今甘肃庆阳、宁县一带,或早期属于今武威以东,春秋战国时其势力逐渐东伸所致。禺知,即月氏,张掖为月氏故居。则焉居、禺知之平,指甘、凉两州富沃之平野。
王、岑两位大师的意见分歧在于:前者认为"禺知"是河套地区的"北狄";而后者则认为"禺知"是今陕甘宁地区的"西戎"。尽管岑氏关于"禺知"是"东伸"的河西民族的说法,有本末易置之嫌;但他的"禺知"即"月氏"的说法,以及其他诸多论断,都是很有见地的。《汉书 地理志》就记载了"西戎"民族所聚居的,今甘肃庆阳、宁夏固原、陕北延安一带的大量地名,如:

安定郡,武帝元鼎三年置。……县二十一:……复累,安俾,……朝那,……乌氏,……月氏道。莽曰月顺。
北地郡,秦置,莽曰威成。……县十九:……直路,……回获,……郁郅,泥水出北蛮夷中,有牧师苑官。莽曰功著。义渠道,莽曰义沟。
上郡,秦置,高帝元年更为翟国,七月复故。匈归都尉治塞外匈归障。属并州。县二十三:肤施,……独乐,……木禾,……京室,莽曰积粟。……龟兹,……。

[ 本贴由 007sunny 于 2006-10-19 10:29 最后编辑 ]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9 10:16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这些汉代西北地名,显然有相当部分是源自于"西戎"的部落名。我观察到这些西北地区地名与东北亚民族族名之间,竟有着不可割裂的可比关系,如:

"乌氏"、"郁郅"、"月氏" 即"兀者",
"木禾" 即"____",
"安俾" 即"阿巴嘎",
"龟兹" 即"厥机"、"沮渠",
"复累" 即"覆罗",
"直路" 即"敕勒"、"叱勒",
"回获" 即"回纥",
"朝那" 即"叱奴",
"独乐" 即"吐如纥"、"同罗",
"京室"或"积粟" 即"赤狄"、"者舌"

等等。这个地名集合与族名集合之间的一一对应的关联现象,当然不应该再被视为是什麽"偶然"或"孤立"的事件了,它昭示了"西戎"民族与东北亚民族"群体"上的"同构"[9]现象,以及它们之间的"源流"关系。
这些作为地名出现的东北亚族名,并不局域于"陕甘宁边区"一地;在河西走廊,它们不绝于途;在"朔方"、"五原"、"云中"、"定襄"诸郡,即黄河河套一线,也随处可见。这种地域上的分布态势,描绘出了一条:沿"河套",经"河西",入"西域"的,委婉曲折的人类迁徙的"流"。在上古时代,东北亚民族就沿河套迁徙到"陕甘宁青"地区,从而演变成为"西戎"民族。在不断侵扰它们的同类"周"[10]和"秦"[11]等部落的同时,这些"西戎"部落还沿着河西走廊西向蔓延,并于公元前的第一个千年中(或许更早)梯次进入中亚地区,它们是今天被称为"丝绸之路"的早期开拓者,而它们的核心部落之一可能就是"月氏"或"兀者"。西方史料中也有它的相关记载,希罗多德所记载的中亚部落名Argi[ppaei] [12],可能就是"兀者"的对音。
公元前771年,周幽王淫乱无道,任用奸佞,申侯结犬戎攻杀幽王,周王朝迁都洛阳,西周灭亡。学界有人认为《史记 周本纪》记载的这次军事征伐活动,是驱动"西戎"部落迁徙,和形成中亚-东欧"塞种"或Scythian民族的重要原因[13]。融涵庞杂的"西戎"部落,其实有着比历史记载复杂得多的内外斗争。公元前二世纪,从"敦煌"出走"塞地"的"大月氏"部落,又为同类"乌孙"所逐,部分族人南下"吐火罗斯坦",远涉"北天竺国"[14],是又一次有记载的迁徙活动。事实上,汉代诸多西域族国,乃至唐代于阗王族"尉迟氏",宋代西夏大姓"讹氏" [15],现代甘青藏族"洼扎"和"吾合扎"氏族[16],可能都是"月氏"民族之裔。"兀者"或"月氏"民族遍布河西、中亚、南亚的局面,应该是在一个相当漫长的历史时期中,通过多次迁徙活动而形成的。
《汉书 西域传》所记载的葱岭以东的族国名:"焉耆"、"乌__"、"温宿"、"危须"等,大概也都是"月氏"的异译。追溯现代新疆地名"乌什",即汉代地名"温宿"的历史沿革[17],也可以证明这一论断。"温宿",在唐代称"温肃"或"于祝",元代则名"倭赤"[18]。从这些音转变换,不难看出它们都是"兀者"异译或别字。当然,也可以看到这里的这个"温"字,应可读作"兀"、"乌"、"倭"、"于"、"月"等音。《新唐书》说:"康[国]者,……君姓温,本月氏人",也是"温"应该读"兀"或"月"的又一个证据。
今阿富汗-巴基斯坦接境处有个地名Wazir-stan[19]。将Wazir比为"月氏",或许颇难置信;然将Wazir定作"兀者",则无懈可击。Wazir-stan 当即"兀者斯坦"或"大月氏国"[20]之一方疆土。其实,西方文献也可以印证通古斯民族在南亚的活动。《地理志》的作者斯屈波记载,公元一世纪左右,"高附河"(Cophes,即"喀布尔河")流入印度河的之间地区,是为Astaceni、 Masiani、Nysaei、Hypasii等部落所盘据的[21],姑且不论,其中的Masiani(希腊原文Μασιανoι,读"麻秦")是否就是"____";我们至少可以看出Hypasii,就是通古斯族名"阿巴嘎"的转音"阿布思"、"渥巴锡"等。
很可惜,"月氏"民族的语言没有留下充分的记载;以致于由某些西方学者所倡导的"月氏"为印欧人种的猜测,也得到我国学界的普遍认同。其实,除去从族名去追溯它的族源外,我们还可以从不多的"月氏"人的姓氏-名字记载中,去获取一些他们的语言信息。《后汉书 西域传》就有关于南亚地区"大月氏"之裔"贵霜__侯"的记载:

贵霜__侯丘就却攻灭四__侯,自立为王,国号贵霜,侵安息,取高附,又灭濮达(按:似即"巴达克伤")、__宾,悉有其国,丘就却八十余死,子阎膏珍代为王。复灭天竺,置将一人监领之。月氏自此之后,最为富庶,诸国称之曰贵霜王,汉本其故号,言大月氏云。

"丘就却",与同书《南匈奴列传》记载的"丘除车妨筑⒎单于"之名很相似。其实,"丘就却"和"丘除车"分别就是"丘就啜"和"丘除啜";而"丘就"和"丘除",可能就是燕北部名"厥机"、河西部名"沮渠",和蒙古部名"主儿扯"等,它们都是"女直"或"朱里真"的变音。
"阎膏珍",则有蒙古人名以"真"音结尾的特征,而"阎膏"就是"阿骨",它在通古斯-满语中是"哥哥"或"王子"的意思,历史上有许多以"阿骨"为名的北方诸族男子,如"阿骨打"者。中国古籍中很早也就有"阿骨"这个人名的记载,《左传 昭公元年》说:"昔金天氏有裔子日昧,为玄冥师,生允格、台骀"。这个"金天氏"其实就是通古斯族的"爱新-阿巴嘎氏",而"允格"和"台骀"则分别是通古斯中的"兄"(agu)和"弟"(deote)。通古斯人名或姓氏"阿骨"和"拓特",或许就是由它们发展而来的。
"__侯"本身也是"匈奴"的官称,《史记 卫将军骠骑列传》就有"将军赵信,以匈奴相国降,为__侯"的记载。然而,在印欧人种语言中却找不到"__侯"一字的任何线索。当然,我们最应注意的是,上述这两个"贵霜__侯"的名字,都具有较显著的通古斯民族语言的特征。
"月氏"亦名"月支",因此"支胡"又是它的代名。《晋书》有若干"支胡"人名的记载,一如,石勒的起事伙伴"支屈六"[22]者;再如,于今陕西临潼附近"新丰"地方,聚众造反的"支胡五斗叟、郝索"[23]等。三如,《隋书》记载的隋末王世充之"祖支颓缛"[24]。这些人名"屈六"、"五斗叟"、"郝索"、"颓缛",其实就是北族人名或族名"敕勒"、"阿徒叟"、"曷萨"、"吐如"等。它们似乎又有较浓重的鲜卑族人名的特征。
对于"月氏"民族,荣新江教授有一段的注解[25]:"月氏是[按:前匈奴时代]中国西北地区最大的游牧民族,他们便习弓马,兼并诸戎。就连匈奴的冒顿都曾为质于月氏,可以说他们是当时西北各族的主人。由此我们可以想象,由于月氏的声威和对西北各族的统治,许多民族都这样或那样地打上了月氏的烙印,并且和月氏纠缠不清了"。其实,在血缘和语言的内涵上,匈奴、鲜卑、月氏何尝不都是"理还乱"的大熔炉。我的结论只是:"月氏"是一个源自于通古斯系"兀者"民族的"西戎"部落,它的种属和语言肯定是与印欧人种无缘的。
三、"大宛"、"大夏"、"吐火罗"就是"达斡尔"
《史记》关于葱岭之西诸国的记载,是以"大宛"为中心来描述的,故名《大宛列传》。"大宛"和"大夏"分别是在"锡尔河"上游的"费尔干纳"(Farghana)盆地,和依旁"阿姆河"的"巴里黑"(Balkh)绿洲。《史记》说:

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有蒲陶酒。多善马,马汗血,其先天马子也。有城郭居室。其属邑大小七十余城,众可数十万。其兵弓矛骑射。其北则康居,西则大月氏,西南则大夏,东北则乌孙,东则__弥、于阗。于阗之西,则水皆西流,注西海;其东水东流,注盐泽。
……
大夏在大宛西南二千余里妫水南。其俗土著,有城屋,与大宛同俗。无大君长,往往城邑置小长。其兵弱,畏战。善贾市。及大月氏西徙,攻败之,皆臣畜大夏。大夏民多,可百余万。其都曰蓝氏城,有市贾贩诸物。其东南有身毒国。

北魏、隋唐年代,中原皇朝对于西域的人文地理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新唐书 西域传》点明了说:

吐火罗,或曰土豁罗,曰睹货逻,元魏谓吐呼罗者。居葱岭西,乌浒水之南,古大夏地。……大夏即吐火罗也。

西方著作中也有与"吐火罗"相关的族名记载。斯屈波的《地理志》记载了Saka部落名Tochari[26]。而中国历史又记载,有一个"塞种"的民族很早就游牧于伊犁河-楚河流域,是"大月氏"人将他们逐出了这片"塞地";前140年左右,这些"塞种"又转进阿姆河以南地区,取代了希腊人建立的Bactria王国。从而在费尔干纳盆地和阿姆河流域,分别形成了"大宛"和"大夏"两大族国。从时代、地域和历史事件的对应上来看,Tochari 就是"大宛"和"大夏",也无疑就是"吐火罗"或"睹货逻";而西史中的Scythian、Sarmatian、Saka等亚洲游牧部落,可能都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塞种"。
历史上,中亚-新疆地区曾经有过两个重要的"吐火罗"地方。其一是,阿姆河两岸今阿富汗、乌兹别克、土库曼、塔吉克等国的部分地区,即古"大夏国"之所在地"吐火罗斯坦",玄奘则称之为"睹货逻国故地"。其二是,新疆吐鲁番-焉耆-库车地区,也曾经被人们称为"吐火罗"地方。
二十世纪初,在后一"吐火罗"地方,曾发现过不少七、八世纪间用一种怪异语文写成的佛教文献,西方学者确证了它与多种欧洲语言有着近缘关系[27]。据九世纪的"回鹘"文献对这种语言的称呼,现代语言学者也将其命名为"吐火罗语"[28]。这种语言的发现和解读,是二十世纪内震动世界的考古、语言学的成果。为了解释这种"吐火罗语"之所出,有人提出是西迁的"大月氏"人,将这种印欧语言传播到那里去的。因此,Scythians、Sarmatians、Saka、月氏、乌孙等东方游牧民族的西迁活动,也都被认为是欧洲人种的一种"倒流"(rebound [29])现象,法国学者R. 格鲁塞在《草原帝国》一书中,极有影响地普及了这种猜想。今版《大英百科全书》也全面地采用了这种假设。
然而,自从在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考古学者在同一地区出土了大量的、某些甚至可以追溯到四千多年前的欧洲人种的干尸和遗存后,新疆、中亚、南亚地区的早期居民的人种归属已经渐趋明朗,蒙古人种迟于印欧人种到达亚洲中部的事实,已是不容怀疑的了。尽管这些考古学的成果并不直接与语言学的研究相关联,然而从东方为"吐火罗语"寻找印欧民族载体的理论需求也就不复存在,当然这也为客观地研究"大夏"和"月氏"的族源,营造了有利的学术气氛。
中国历史上的"夏"并不令人陌生,"华夏民族"中也定必融有"夏族"的成分,"夏朝"也的确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个王朝,《史记 夏本纪》说:"禹於是遂即天子位……,国号夏后……"。尽管"夏"是否就是"大夏",还有待进一步证明,但是若干夏代帝王之名,如"不降"、"孔甲"、"履癸",以及包括"夏后"在内的"有扈"、"有男"、"斟寻"、"斟戈"等氏族名的记载,都是"夏族"是非汉语民族的线索。
而"匈奴"的族源,也暗示了这个内涵复杂的游牧民族,与中原"夏族" 有着某种关联。《史记 匈奴列传》说:

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9 10:17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关于族名"山戎"、"猃狁"、"荤粥"的源出,一直困扰着古今的学者;而"唐虞"究竟是时代、地方、人名或族名?更令人莫衷一是。由于蒙古语的"山"字读作"乌洛",因此"山戎"大概就是后世族名"乌洛浑"。而"猃狁"、"荤粥"、"唐虞",则可能就是族名"室韦"、"兀者"、"东胡"的转写。
"东胡"曾经是一个势力很大的民族,在不同的时期和地区,它也被叫做"屠何"、"徒河"、"屠各"、"独孤"、"达__"、"大贺"、"独活"、"唐兀"等。早在殷墟甲骨文卜辞中,就有"土方"的记载,有学者认为"土方"即是"东胡"[30]。在先秦的文献中,族名"东胡"或"屠何"就开始出现了。《山海经 海内西经》说:"东胡在大泽东,夷人在东胡东"。《管子 小匡篇》说:"[桓公]中救晋公,擒狄王,败胡貉,破屠何"。《史记 匈奴列传》则说:"燕北有东胡、山戎"。《后汉书 乌桓鲜卑列传》说:"乌桓者,本东胡也。……鲜卑者,亦东胡之支也"。《三国志 乌桓鲜卑东夷传》则说:"乌桓、鲜卑即古所谓东胡也"。显然,史家们是将影响较大的"东胡",当作这些古代蒙古语民族的总称了。
西汉初年,"东胡"一度非常强大,它对"匈奴"部落欲取欲求,最后导致激烈反抗,冒顿单于领兵灭东胡,并虏获了东胡的大量人口和牲畜。到了"匈奴帝国"也不成气候时,《晋书 匈奴传》又提到过一个"屠各"部落:

北狄以部落为类,其入居塞者屠各种、鲜支种……。屠各最豪贵,故得为单于,统领诸种。

这个"屠各(何)"氏族,又成为"匈奴"的"单于"家族了。
姚薇元先生[31]很早就考证了,隋唐时很显赫的"独孤氏",就是"屠各氏"。他还证明晋世匈奴豪杰刘元海本为"屠各"种。然而,更有名气的是一位"赫连勃勃"者,《晋书》[32]说他是"刘元海之族也",《魏书》[33]则说他"僭称大夏天王"。史载匈奴语"赫连"即"苍天",而突厥语中buyuk即"大",beg即"酋长","赫连凡__勃"当为"天之大酋长"的意思。人类的语言常变,而血缘永驻。"赫连勃勃"的属众使用的可能是"匈奴-突厥语",而他的国号"大夏",则又是在重申他们的宗属本是"屠何"种。
"东胡"也是"契丹"民族中的最重要的成分。《新唐书》[34]记载了契丹之始和贞观年间它的部落内涵和区划:

契丹,本东胡种……。至元魏,自号曰契丹。……其君大贺氏,有胜兵四万,析八部,臣于突厥,以为俟斤。
……
以达稽部为峭落州,纥便部为弹汗州,独活部为无逢州,芬问部为羽陵州,突便部为日连州,芮奚部为徒河州,坠斤部为万丹州,伏部为匹黎、赤山二州,……

根据这些记载,唐初契丹民族也被《辽史》称为"唐大贺氏八部",其实上述八部九州之名,也都是一些部落名,其中 "独活"、"徒河"、"弹汗"和"大贺"一样,都是"东胡"、"屠何"、"大夏"、"唐虞"的异译。
元蒙时代还有"朵豁剌惕"[35]部落。"朵豁剌"无疑就是"吐火罗"或"睹货逻",不过那时蒙古地区的"朵豁剌惕",已经不是一个很有影响的部落了。至明清两代,这个显赫的"东胡"民族已所剩无几,大兴安岭两侧的"达斡尔"族是它的一支较纯净的直裔,这个族名的汉译亦作"达呼尔"、"打虎儿"等[36],其语言至今仍然表现为一种典型的"蒙古语"。
中国历史-文字学者刘凤翥、沈汇等[37],从契丹小字读音与达斡尔语的比较着手,论证了契丹民族既源于东胡,而达斡尔族必源于契丹亦源自东胡的结论。中国考古和民族学者干志耿、孙秀仁则极具洞察力地指出[38]:

古代民族……,很难说哪一个民族绝对纯粹,在其流变过程中必渗入他族成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相对来说,达斡尔族还是保持了较纯的成分。……达斡尔族及其语言,比蒙古和蒙语保存了更多的鲜卑-室韦-契丹系统的成分,保持了这一系统民族语言的原型,从这个意义上说,达斡尔族在民族史上犹如东胡民族的"活化石"。

现代族名"达斡尔"即是古之"东胡",绝非仅仅对音的巧合,而是有着坚实的比较语言学的依据的。当然,上述学者关于"契丹"是"源","达斡尔"是"流"的说法,未必是必要的,它们可能都是源自"东胡"的两支平行的"流"。
在发掘了如此丰富的"东胡"、"屠何"、"吐火罗"的隐性记载的基础上,我们再罗列比较三组族名的音转现象:

蒙古 护古 屠各
蒙兀 回纥 东胡、屠何、大贺
蒙兀儿 畏兀儿 打虎儿、达斡尔
忙豁勒 朵豁剌、睹货逻、吐火罗

根据上述的对照,从语音上推定"吐火罗"就是"达斡尔",也应该是顺理成章的结论了。除去"大夏"、"大宛"外,西域族国名"桃槐"、"单桓"等,显然亦都是"吐火罗"或"达斡尔"的转音。
"吐火罗"或"达斡尔",也是"蒙古"及其相关民族的常用人名。著名者有如:"脱斡邻勒"[39],即"克烈部"酋长"王汗",《史集》记作tughuril[40];"秃忽鲁 帖木儿"[41],也先不花之子,东察合台汗国第一任汗,蒙古汗皈依伊斯兰教之第一人;"妥欢 贴睦尔",元顺帝之名;"秃忽鲁",字亲臣,康里人,《元史》有传;Tughril,"塞尔柱帝国"奠基人乌古斯酋长塞尔柱之孙等等。
在《史记 大宛列传》关于"贰师将军"李广利征服"大宛国"的记载中,曾提到五个"大宛"王族的人名:"郁成"、"煎靡"、"毋寡"、"昧蔡"、"蝉封"。其实,它们也都是东北亚民族常用的人名:

郁成 兀术氛 ?
煎靡 且末、拘弥,
毋寡 乌古、护骨,
昧蔡 ____、麻察,
蝉封 吐浑、单桓。

八世纪初,唐代新罗僧人慧超在其所作的《往五天竺国传》说[42]:"跋贺那国东有一国,名骨咄国。此王原是突厥种族,当土百姓,半胡半突厥……。言音半吐火罗,半突厥,半当土"。文中的这个"跋贺那"即是"费尔干纳盆地",亦即汉代"大宛国"故地。
慧超的上述说法极具人种-语言学分类的意义,他把当地人种分成"胡"和"突厥"两大类,又将那里的语言分成"吐火罗"、"突厥"、"土"三种。所谓"土"或"胡"当指印欧人种原住民,而"突厥"必指蒙古人种。而慧超所说的"吐火罗"语,必是当时流行于"吐火罗斯坦"或"睹货逻国故地"的语言,据《梁书 诸夷传 滑国》记载,那里的语言必须经"待河南人译然后通",而所谓"河南人"又即是河陇地区的"吐谷浑人"。由此可以推论,这种中亚-南亚古代语言,必是不同于"突厥语"的一种"东胡--鲜卑"系的东方语言,而不会是那种被现代语言学定名为"吐火罗语"的古代新疆印欧语言。
不容否定,印欧人种是中亚最早的居民。然而,"大宛国"的国名、人名及其后世语言,却又如此明显地具有东北亚民族-语言的特征。因此,可以判定入据中亚的"塞种"诸部是有着东北亚背景的蒙古人种,而"大宛"、"大夏"、"吐火罗"或"睹货逻",亦非"东胡"、"屠何"或"达斡尔"而莫属了。
"大夏"、"大宛"或"吐火罗"民族来自东方的轨迹,也可以循中国历史-地理记载去梳理澄清。《汉书 地理志》曰:

陇西郡。秦置,莽曰厌戎。……县十一:狄道,白石山在东,莽曰操虏。……大夏,莽曰顺夏……。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9 10:17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其中"厌戎"、"狄"、"操虏"等,可能是"阴戎"、"__狄"、"敕勒"等族名的转写。而这个"大夏"县置,在今甘肃临夏、广河一带,"大夏"当然就是"东胡"或"屠何"的谐音。
出河西走廊,一路还有由"吐火罗"转化而来的大量古地名:
一如,西汉所设的郡置"敦煌",显然是"屠何"或"吐浑"的转音,"月氏"和"乌孙"民族就是先后从那里出走的,"东胡"部落也一定在那里盘据过很久。
二如,巴里坤湖东的"吐尔库里"湖[43],"吐尔库里"当即Tochari的转写,其地也有相当数量的考古遗迹发现。
三如,新疆焉耆附近有《水经注》所说的:"敦薨之水"和"敦薨之山",余太山先生说:"敦薨和大夏同为Tochari之对译,焉耆周遭山水皆以敦薨为名,说明该地曾有Tochari人居住"[44]。那里也就是回鹘人称为"吐火罗"的地方,当地的古代语言"吐火罗语"的印欧语言特征,和"吐火罗民族"的东北亚属性并不矛盾。这和"北京话"被西方人称为Mandarin的情况很相似,满清皇朝首都的汉语方言,与满清皇族的祖语通古斯语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四如,《大唐西域记 卷十二》记载:自于阗"[东]行四百余里,至睹货逻故国。国久空旷,城皆荒芜。从此东行六百余里,至折摩驮那故国,即沮末地也"。与《汉书 西域传》对照,该国应该就是所谓"小宛国"。张骞既已用过"大夏"和"大宛"两个译名,于是便以"小宛"来命名地处塔里木盆地南缘的再一个"吐火罗国"了。
"东胡"民族在中国本土和欧亚大陆上留下的影响是无处不在的,无论是在东北亚,还是在中亚-南亚地区,它与"月氏"或"兀者"民族长期共生在一起,它们既是"北狄",也都是"西戎"。上古时代,陕甘宁青就是它们的根据地,河西走廊则是它们西向迁徙的通道之一,它们的语言在这些地区可能一直保留到宋代以后,自称"大夏"的"西夏"民族及其语言[45],可能就是这些"西戎"民族及其语言的后裔。
四、"乌孙"即是"爱新"
《史记》和《汉书》对西域诸国的记载,以对"乌孙"的描述最为详尽。它是一个于公元前二世纪在伊犁河-楚河流域游牧的,有着十多万人口的强大部落,《汉书 西域传》说:"始张骞言乌孙本与大月氏共在敦煌间……"。"乌孙"和"月氏"既然原为河西走廊近缘部落,因此也有人猜测它们都是印欧人种的部落。汉朝为对抗匈奴而笼络乌孙,长期采取联姻政策,因而对乌孙的内部情况有深入的了解,仅《汉书 西域传》就记载下了不下数十个乌孙人名,其中大部又与东北亚民族族名-人名可比,例如:

"大禄强" "大 如者",
"猎骄靡" "如者 靡",
"翁归靡"、"元贵靡" "护骨 靡",
"雌栗靡" "敕勒 靡",
"伊称靡" "乙旃 靡",
"乌就屠" "兀术 咄",
"姑莫匿" "库莫奚",
"难栖" "芮奚",
"乌日" "兀术",
"末振" "____",
"细沈" "息慎",
"若呼" "术虎"

等。其中,"敕勒"、"护骨"、"术虎"等是"鲜卑"系部落名,"____"、"息慎"、"如者"、"乙旃"等则是通古斯部落名,如此多的"乌孙"人名是从"鲜卑"和"通古斯"部落名转化而来的事实,无疑揭示了它具有东北亚民族族源的背景。人们自然也会设想,族名"乌孙"可能就是通古斯部名"爱新"。
二十世纪,大量新疆古代墓葬的发现,对于当地古代居民的种属的研判,提供了重要的依据。根据碳14的年代测定,吐鲁番阿拉沟的"卵石墓葬群"和"竖穴木椁墓葬群",分别是在公元前八至二世纪,和前四至二世纪世纪间筑成。它们的共同特征是上部均有"封石堆";后者之墓穴中央的木椁室,是用天山中盛产的松木砍削后,纵横交错排列筑成,内中还有数量可观的金银器殉葬物,墓群南北排列成链状,墓葬中的尸骨也并不表现为印欧人种。具有类似结构、排列以及殉葬物的特征的墓葬,在张掖-敦煌、巴里坤南湾和伊犁河河谷一带亦多有发现,考古学界认为它们是与"乌孙文化"有关[46]。
事实上,这些墓葬表现出的是东北亚民族的文化特征。根据《括地志》的记载,"____国"中有"葬则交木作椁"的习俗;《三国志 魏书 乌丸鲜卑东夷传 高句丽》则说:"厚葬,金银财币,尽送于死。积石为封,列植松柏"。而这些具有鲜明远东特征的西域墓葬,在河西走廊、天山山麓、伊犁河谷的系列发现,揭示了在公元前一千年中,已有来自东北亚的蒙古人种在这一带生息驻足。从地域、时代来看,将它们归属为"月氏"和"乌孙"的遗存是合理的。当然,这些东北亚文化特征也启示我们:这些墓葬的主人,应该与我们所熟悉的远东民族"兀者"和"爱新"部落有关,"乌孙"可能就是"爱新"。

五、"康居"
张骞第一次出使西域,先到"大宛",在去"大月氏"的路上,经过"康居国"。《史记 大宛列传》说:

康居在大宛西北可二千里,行国,与月氏大同俗。

《魏书 西域传》则说:"者舌国,故康居国,在破洛那西北。…… [破]洛那国故大宛国也"。今中亚塔什干城北郊,确实有个地名Chirchiq,它应是"者舌"之对译;而《新唐书 西域传》又说:"石[国]东南千余里,有__捍者。……[南]五百余里即康[国]也"。"__捍"也正是塔什干西南之"费尔干纳盆地",而"石国"亦即是"者舌国"。 因此,各书互证"康居"应在"塔什干"(Taskent)的周边地区,而后世的"康国"则应在其南的"撒马儿罕"地方,"康"也可能与《史记》记载的"邗"[47]部落有关。
"康居"也应该是一个部落名。《晋书》中的"北狄……捍蛭种",或《汉书 地理志》中的"郁郅,……莽曰功著","捍蛭"和"功著"可能就是"康居"之音。元蒙时西方僧侣柏朗嘉宾将中亚族名"康里"被记为Kangit[48],其音正是"康居"。如果将两名拼合为"康居里",也就是著名的蒙古部名"弘吉剌"。
《史集》将"弘吉剌惕"列为"迭儿列勤蒙古"诸部之一,而且说这些部落都是"从阿勒坛泛龆己 〖唇鹌魃__?[49]的。"迭儿列勤"可能就是"女真"的变音"朱里真"的异字;而"忽都合"则是通古斯-满语中的"柳树"或"柳叶"一字。通古斯民族以"柳叶"为女阴之象征,是生殖崇拜的图腾[50]。因此,尽管后来"弘吉剌惕"是蒙古民族的重要组成部落,而其母系社会之先祖,必是源自通古斯系民族的。

六、"安息"
在张骞的回忆中的西域"安息国",是一个居地偏西而经济繁荣的农耕大国。《史记 大宛列传》记载:

安息在大月氏西可数千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蒲陶酒。城邑如大宛。其属小大数百城,地方数千里,最为大国。临妫水,有市,民商贾用车及船,行旁国或数千里。……其西则条支,北有奄蔡、黎轩。

"安息"所临之"妫水",即是"阿姆河"。沿此河除"巴里黑"一带适田作外;另一处则是灌渠纵横、市镇密集的"花剌子模"绿洲,那里历来是中亚最富庶的地方,也必为"安息国"不二的中心。
《史记》还说:"汉使至安息,安息王令将二万骑迎于东界。东界去王都数千里"。《汉书》则说:"安息国,王治番兜城,去长安万一千六百里"。《后汉书 西域传》云:"[永元] 十三年,安息王满屈复献师子及条支大鸟,时谓安息雀。……又西南行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其土多海西珍奇异物焉"。
综合这些记载,今"土库曼斯坦"似为古"安息国"主境。入"花剌子模"必经"布哈拉"地方,隋唐时将"布哈拉"称"安国",可能就是因为它曾属"安息国"的缘故。"于罗国",似即"花剌子模"中心城市Urganchi,元代译"玉龙杰赤"或"兀龙格赤",实即"乌洛浑赤";"番兜"即是"泊咄"。"乌洛浑"和"泊咄"均为熟知的东北亚部落名。
究"安息"之名,希罗多德记载的中亚部落Isse[donians] [51],以及斯屈波《地理志》所记之部名Aorsi[52]或Asii[53],都象是它的对音。而"安息王"之名"满屈",又恰是通古斯民族常见男子名"满柱"[54]。我们有理由推测,"安息"也是通古斯族名"爱新"的转音。
《大宛列传》亦有西域人种、语言、风俗的概略记载:"在大宛以西至安息,国虽颇异言,然大同俗,相知言。其人皆深眼,多须髯,善市贾,争分铢"。其实,西域原住民固然是"经商务农"的印欧种百姓;而在那里"称王称霸"的却是蒙古种游牧部落。在中亚的每一个角落,都在持续地进行着强迫或自愿相结合的血缘融合,那种于东方人(如张骞)看来象西方人,于西方人看来象东方人的"中亚人种",也就是这样逐渐形成的。
张骞曾莅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等国,班超的活动则集于南疆地区,两人均未亲临"安息国"。《史记》和《汉书》关于"安息国"的记载内容都比较严谨。《后汉书》之"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可能是说从安息国渡里海,可达罗马帝国之高加索和近东诸行省。然而,有人却据此而推断"安息"是"帕提亚 波斯"[55],这个结论不仅对音不当,定位也不准确,而且还会引起连锁性的误判,如将"条支"被西推到"叙利亚"地方,"黎轩"成了尼罗河口的"亚历山大",而"妫水"则非是"巴比伦"城下的"两河"不可了。

七、"奄蔡"
"奄蔡"是"锡尔河"下游,"咸海"周边地区的一个人口颇多的游牧部落,因为在《史记 大宛列传》中有简单明确的记载:

奄蔡在康居西北可二千里,行国,与康居大同俗,控弦者十余万。临大泽,无崖,盖乃北海云。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9 10:18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后汉书》中又有"奄蔡国改名阿兰聊国"的记载。於是有人猜测"奄蔡"可能是高加索-顿河-伏尔加河三角地区的"阿兰人"的同类,并由此引申出"奄蔡"是印欧人种的说法。其实,"奄蔡"可能就是女真语的"按出"一字。古代满洲地区曾经有一个出自"按出虎水"的"安车骨"部落[56]。
通古斯语的"金"字有两种基本读法:"按出"和"爱新",其混合型读法乃是"按春"[57]。"按出"亦作"阿勒楚";"爱新"实际读如"阿仍"或"阿伦"。这个字被诸多"阿尔泰"民族借用,蒙古语、突厥语的"金"字,都是altan。匈牙利语的"金"则是arany,读似"阿伦泥",也很象"阿兰聊"(匈牙利语中ly和ny,均读如"泥")。"奄蔡"和"阿兰聊"之间,与"按出"和"阿伦"之间有着同质的语音转换机制。
《魏书 高车传》曾提到两个"高车"氏族名:"乙旃"和"阿__"。从语音上来看,它们分别应是通古斯字"按春"或"阿伦"的转写。而且我们还有证据说它们是通古斯部落,该书《百官志》在叙述拓跋魏"帝室十姓"时曾附会说:"又命叔父之胤曰乙旃氏,后改为叔孙氏"。其实,《左传》就有很多"叔孙"氏的记载[58],我以为"叔孙"是族名"肃慎"或"息慎"的异写。"乙旃"必是通古斯之裔,才能被称为"叔孙"氏。"奄蔡"也必是以"按出"或"乙旃"为号的一个西迁中亚的部落联盟。
"奄蔡"或"阿兰聊"人的后裔,好似在咸海地区盘据过很长的时间。《史集》在叙述十三世纪蒙古人打过来,"花剌子模"算端逃亡的经过时,还曾提到过当地的一种"兀剌尼人"[59]:

他(算端)听到不花剌失陷,接着又听到撒麻耳干被攻占的消息后,便对着自己的领地喊了四次"安拉万岁!",走了。他母亲的亲族、一群突厥兀剌尼人(urani)跟随他同行,他们想将他杀死……。

这个族名"兀剌尼",显然就是"阿兰聊"或arany,他们被波斯文献确认为"突厥人",想必更是蒙古人种无疑了。
在研究"奄蔡"的时候,当然无法回避可能与"奄蔡"或"阿兰聊"有关的"阿兰"人的问题。《大英百科全书》说[60]:

阿兰尼人(Alani),亦叫阿兰人(Alans),盘据在黑海东北部草原地带的游牧民。最早述及阿兰尼人的是公元一世纪的罗马文献,后来它则被形容为好战而善马的民族。他们多次入侵帕提亚(Parthian)王国和罗马帝国的高加索诸行省。约在370年,它被Hun人征服,许多族人与汪达(Vandal)、苏比(Suebi)人结伴西逃,406年进入高卢地区。尽管部分阿兰尼人定居在奥尔良(Orlean)和瓦伦斯(Valence)等地,但大多数与汪达人一起进入北非……。据说,那些在Hun人统治下阿兰尼人,就是现代高加索地区"沃塞梯"(Ossete)人的祖先。

以东方游牧民族生产方式营生的古代"阿兰"人,和现代"沃塞梯"人有着历史渊缘,已是久为人知的事实。除族名"沃塞梯"-Ossete外;同属"乌拉尔语系"的鄂毕河流域部落名Ostiak,和"爱沙尼亚"[61]民族的真名Estee;乃至白令海峡两侧的"使犬"民族"爱斯基摩"-Eskimo之名,都如此相似,它们会不会都是"通古斯"民族的别称"兀者"呢?我想语言学和遗传基因学的研究方法,无疑最终将解决这一重要课题。
自二十世纪初开始,西方学者在关于"月氏"、"粟特"(Sogdian)、"斯基泰"(Scythian)和"沃塞梯"等语言的关系上,进行了众说纷纭的讨论。早在1917年,B. Laufer在一本题为《月氏即印度斯基泰人的语言》[63]小册子中,根据所余不多的"月氏"词汇的比较研究,阐述了这些语言都同属于"北伊朗语支"的见解。无论B. Laufer的方法是否完美,或其结论是否正确;这一研究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揭示了这些语言的关联性。事实上,尽管现代"沃塞梯语"可能具有北部伊朗语的形态,但它与"斯基泰语"、"月氏语"、"粟特语"一样,可能都是东北亚语言与印欧-伊朗语言的碰撞和融合。

八、"休循"、"捐毒"、"尉头"与"塞种"
《汉书 西域传》曾极其疏略地提及过两个"塞种"的部落,即"休循"和"捐毒"。所谓"塞种"本是西迁的"西戎"部落,它们在春秋时曾为河陇一带的边患,但经长期征讨、治理和自然融合,至秦汉两代已不成大患。而这些在中国历史中渐渐淡出的"西戎",于西方来说正是那些源源不断,并逐步构成威胁的亚洲游牧民族,波斯、印度、罗马诸国均深蒙其害。若不是西方对Scythian、Sarmatian、Saka等民族有如此丰富记载,中国人可真要淡忘了"塞种"的存在。该传说:

昔匈奴破大月氏,大月氏西君大夏,而塞王南君__宾。塞种分散,往往为数国,自疏勒以西北,休循、捐毒之属,皆故塞种也。
……
休循国……。民俗衣服类乌孙,因畜随水草,本故塞种也。

这是说"塞种"部落被逃亡的"大月氏人"冲散,一部分南下"__宾",一部分散居于"疏勒以西北"地方;他们的习俗可比同于"乌孙"。而西方学者所讨论的"印度斯基泰人"(Indo-Scythians)大概就是这些"南君__宾"的"塞种"之裔。斯屈波在《地理志》中谈到一世纪时Scythian人的状况[63]:

航入甲斯便海(即"里海"),在右方的是那些Scythian人和Sarmatian人,他们住在Tanais河和这个海之间的那些靠近欧洲的国土上,他们绝大部分都是游牧民。在左方的则是东部Scythian人,他们也是游牧的,散居在远至东海和印度的地面上。现在,所有那些住在北方的人们,都被古希腊史家统称为Scythian人,或者Celto- Scythian人;……他们又把甲斯便海对岸的人,一部分叫做Saka人,一部分叫做Massagetae人。

文中的"东海"不知是"贝加尔湖",还是"日本海",然而必在很远的东方。斯屈波等也注意到Scythian人及其同类不仅遍布欧亚草原,而且已经渗透到了南亚次大陆。这些不约而同的记载,都说明西方记载的Scythian或Saka民族,也就是中国历史曾有笔触的"塞种"。
希罗多德记载Scythian人有以敌人颅骨为饮器[64]的习俗,而《史记 大宛列传》也有"匈奴老上单于,杀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的记载。再如, Scythian人有祭祀柳枝(willow rods)的巫教[65],这与满族的"柳枝祭"[66]俗也完全一致。希多罗德所记载的若干Scythian的酋长名、属部名,也和东北亚民族的人名、族名多相对应。如:

Arpoxais(人名) 呵不哈[67]、阿巴嘎,
Scoloti (人名) 树洛于[68],
Androphagi 安达尔奇[69]、安__罗缚[70],
Alizones 阿勒楚[71],
Auchatae 兀者诽 ?
Melanchlaeni 篾里乞,
Neuri 女奚烈[72]

等。根据这些记载,不难看出Scythian人与远东民族的源流关系。那些认为"塞种"或Scythian人是属印欧-伊朗人种的设想,好象是没有太多根据的。
族名Scythian,源于希腊文的Σκυθαι一字,学界一度曾将其译作"西徐亚",而近年来则有循英文读法"斯基泰"的趋势。其实,希腊文的复合辅音Σκ应读作s或z,"西徐亚"应该是一个较切近的音译(如science应读"萨因斯",而不读"斯克爱因斯"),Scythian与通古斯族名"息慎"对应才是合理的,将Scythian译作"息西亚"或"息西安"或许更为贴切。我想"休循"也就是"息慎"或"肃慎"的异写。
"捐毒"是另一个"塞种"族国,而"尉头"与之相邻,《汉书 西域传》说:

捐毒国,……衣服类乌孙,随水草,依葱岭,本塞种也。
……
尉头国,……西至捐毒千三百一十四里,径道马行二日,田畜随水草,衣服类乌孙。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9 10:20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上述"捐毒"和"尉头"两国都散居在伊萨克湖南,即今我国新疆与吉尔吉斯边界附近处。从语音上看,"捐"、"员"、"丸"等字同韵,"捐毒"似应读作"丸毒",因而与"尉头"等音。
在各代历史上,也可以发现类似族名的记载。《晋书》所说的"北狄"之"乌谭种",《辽史》[73]所载的松花江下游"五国部"之一的"越里笃国"(又名"伊呼图"或"玩突" [74]),其对音都恰如"捐毒"和"尉头"。它们可能都是与"捐毒"或"尉头"同源族类。"捐毒"、"尉头"、"休循"一样,可能都是有着东北亚背景的"塞种"部落。

九、"于阗"
"于阗"为最重要的西域族国之一。其地盛产玉石,据说在殷代的墓葬中就发现过用"和田玉"作成的殉葬物,可见它与中原很早就有了沟通。《史记 大宛列传》最早记载了它,而且将其作为葱岭以东诸族国之通称。《蒙古秘史》则将其作"兀丹"[75],《元史》作"斡端",亦作"忽炭"[76]。玄奘的《大唐西域记 卷十二》则如是说:

……瞿萨旦那国(唐言地乳,即其俗之雅言也,俗语谓之涣那国,凶奴谓之于遁,诸胡谓之溪旦,印度谓之屈丹,旧曰于阗,讹也)。

梵文"瞿萨旦那"如何成为唐代"于阗"的异名,我不会考。但是"于阗"、"于遁"、"斡端"也确曾为匈奴、蒙古等族对该地的称呼,它们很象是上文所述及的晋代"北狄"种名"乌谭";而"溪旦"和"屈丹",又象是"契丹"。我们没有必要说"乌谭"一定就是"契丹",它们也可能是混杂在一起的两个不同部落。
将"于阗"与东北亚民族联系在一起,也是有根据的,《魏书 西域传》说:"自高昌以西,诸国人等深目高鼻,唯此一国,貌不甚胡,颇类华夏"。这无疑是说于阗地方蒙古人种的血缘含量是很高的。汉代以前的这些蒙古人种,很可能是自河陇-敦煌地区,沿楼兰-若羌-且末一线,迁入塔里木盆地南缘的"西戎"部落。这个迁徙过程可能持续了成百上千年的时间。
关于"于阗"王族姓氏的记载,在历史上也很著名。《新唐书 西域传》说:

王姓尉迟,名屋密,本臣突厥,贞观六年,遣使者入献。后三年,遣子入侍。阿史那社尔之平龟兹也,其王伏__信大惧,使子献橐它三百。……上元初,身率子弟酋领七十人来朝。击吐蕃有功,帝以其地为毗沙都督府,授伏__雄都督。死,武后立其子__。开元时献马、驼、__。__死,复立尉迟伏师为王。死,伏__达嗣,并册其妻执失为妃。死,尉迟__嗣。妻马氏为妃。

众所周知,"尉迟"是"于阗"的王族。但从上述引文来看,"于阗国"的王位是在"尉迟"和"伏__"两个氏族间轮换的。西方学者则很早就注意到"尉迟"即是族名"月氏"(依我说就是"兀者")。荣新江教授在《小月氏考》一文中是这样介绍这些研究的[77]:

蒲立本(按:E. G. Pullyblank)……从语言(按:应为"语音")对证出发,将月氏比定为尉迟、越质。他认为,尉迟最早并不是指于阗王姓,而初见于《晋书》卷一二五《乞伏国仁载记》:公元265年,国仁先祖之一利那"立击鲜卑吐赖于乌树山,讨尉迟渴权于大非川,受众三万余落"。大非川恰好和小月氏住地湟中相近。另外,他还根据《魏书》卷二《武帝纪》:"(天兴)六年(403)春正月辛未,朔方尉迟部别帅率万余家内属,入居云中"的记载,认为从此以后,尉迟部也即月氏的后裔成为北魏八姓之一,直到唐代,仍处于显贵地位。

河陇地区"乞伏"("悉万")部落,与"鲜卑 吐赖(同罗)"和"尉迟 渴权(呼揭)"两部之间的征讨,是"西戎"部落的一次内斗;"受众三万余落"则是它们间的一次融合。西方人能将中国史料作如此的妙用,并对东方族名作如此精辟之语音比定,令人钦佩。然而,西学之长还在敢于"假设"。尽管在探索的过程中,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但没有假设是不会有新认识的,如果蒲立本等不设想"尉迟即月氏",占有再多的史料也是白费。
前文述及族名"月氏"即是"兀者",现在又说明"尉迟"即是"月氏","伏__"即是"____"。因此,我们双管齐下地证明了:"尉迟"和"伏__"这两个"于阗"王族,都是转辗出自于东北亚民族的。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9 10:21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十、其他
"龟兹"、"精绝"
汉代西域地名"龟兹"和"精绝",应即燕北"厥机",河西"沮渠"等族名的异译。《新唐书》中"龟兹"亦作"屈兹",《秘史》和《辍耕录》则作"主儿扯"或"竹赤歹"。《史集》则点明"主儿扯"即是"女直"[78]。
据《汉书 地理志》记载,"上郡"也有县置"龟兹",后人认为这个"龟兹",是在陕西榆林城北,《新注地理志 卷十三》却又谓之在米脂县地方。且不论这个东"龟兹"究竟是在"榆林",还是在"米脂";西域和陕北的"龟兹"一定是有着关系的。颜师古附会说:"龟兹国人来降服者,处之于此县,故以名曰"。此外,今宁夏地区有个古已有之的地名"金积堡","金积"当是"精绝"之异写。事实上,"龟兹"、"精绝"等这些西域地名,出自河陇地区"西戎"族名的可能性更大。
唐代僧人慧琳《一切经音义 卷八二 屈支国》说:"古名月支,或名月氏,或曰屈茨,或名乌孙,或名乌垒……即今龟兹国"。这兴许不是什麽矛盾之说,而是说"月氏"、"乌孙"、"沮渠"、"乌洛浑"等,都是"龟兹国"中的内涵部落。其实,这些民族一直是混居在一起的,把它们区分得太清晰了,或许反而是不科学的。

"且末"、"且弥"、"__弥"
《汉书 地理志》记有西域族国之名"且末"、"西且弥"、"东且弥"、"__弥"等,"__弥"后史亦作"拘弥"。唐代则有族名"处蜜"、"寄篾"等,《辍耕录》亦记有蒙古部名"扎马儿歹"等。今哈萨克斯坦还有地名"奇姆肯特"(Chimkent),现代新疆则有地名"且末县"、"吉木萨尔"等,后者即是汉代的"金满城"。
"且末"或"且弥"部落可能也是源自远东地区。元蒙时代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流域被泛称为"水达达"的通古斯部落中,就含有 "吾者野人"、"吉里迷"、"女真"等部,"吉里迷"当是"且末"或"且弥"。

"莎车"
可能就是鲜卑系氏族名"__狄"(音"失吉")的异写,《晋书》所记载的"北狄……鲜支种",后世"乌古斯"人在中近东建立的突厥大帝国名"塞尔柱"(Seljuq)等,可能都与之相关的。
"__狄"的缩音"狄",之所以能成为北方诸族之统称,它在上古时必曾十分强大。"__狄"是东胡-鲜卑系氏族应无疑,后魏有名人"__狄干"者,尊称"鲜卑老公"。它除了大量转化为汉族的"狄氏"外,也有部分转化为羌-藏部落"析支羌",亦有相当数量转化为突厥民族,"塞尔柱"即是也。

"无雷"、"乌垒","尉犁"、"郁立师"
皆蒙古语"山"字"乌洛"的异写。在春秋时被称为"山戎",汉晋以后则迳称"乌桓"或"乌洛浑"了。它们是最基本的使用"蒙古原语"的部落。
《魏书 百官志》记载的"冤赖氏"、"越勒氏",《魏书 高车传》的"斛律氏",三世纪中叶出现在多瑙河下游的Urugundi部[79],四、五世纪阿提拉Hun人中的Urog部[80],现代匈牙利姓Olah氏,现代东北达斡尔族中的"敖拉氏"[81](aula)等大概都是这个氏族。前文述及"花剌子模"地名Urganchi,也必曾是某个"山戎"或"乌洛浑"部落的聚居地。

"车师"
可能是族名"赤狄"之异音。《晋书》所记载的"北狄……赤沙种",《魏书》的西域族国名"者舌"、"折薛 莫孙"等,《大唐西域记》的"赭时",《金史》的氏族名"赤盏",《辍耕录》所载的蒙古部名"扎剌只剌"、"察里吉歹"、"赤乞歹"等,皆是其变音。
在匈牙利、捷克等中欧文字中,cs读如ch,而sz读如s,匈牙利姓氏Csiszar之读音恰如"车师"或"赤沙"。

"蒲犁"、"蒲类"、"卑陆"
《汉书 西域传》记载有:"蒲犁国"、"卑陆国"、"卑陆后国"、"蒲类国"、"蒲类后国"等。古之"蒲类海",即今之"巴里坤湖";"蒲类"当即"巴里坤",也就是常见的"钵利曷"、"步六孤"、"拨略"等族名。
"钵利曷"就是"钵和"、"婆莴"、"仆骨"的转音,西史之"保加尔"(Bulghar),被蒙古人称为"孛剌儿",就反映了这个语音转换机制。"钵和"或"仆骨"部落是鲜卑系民族最重要的部落之一,春秋时的"亳"部落,《魏书》中的"钵 室韦",和现代蒙古"布里雅惕"部,都是不同时代的同源部落;中亚地名"布哈拉"(Buchara)可能也与这个族名有关。

"狐胡"
《汉书 西域传》说:"狐胡国,王治车师柳谷,去长安八千二百里。户五十五,口二百六十四,胜兵四十五人",它应该在今"吐鲁番"附近。
"狐胡"显然是"回纥"之音。今阿富汗国昆都士地区,还有一个地名Warwaliz,它可能就是唐代的"阿缓城"[82],或《梁书》之"滑国",《大唐西域记》之"活国"之遗存。"滑国"、"活国"、Warwaliz都是"回纥"的异写。
《汉书 地理志》记"北地郡"有县置"回获"。《汉书》是用准确的音译"回获"和"狐胡",来记载"回纥"民族的一部较早的著作。而《后汉书 西域传》所记载的族名"孤胡",则必为"狐胡"之误抄。

此外,"疏勒"(今"喀什")、"渠勒"(今"策勒")、"渠犁"等大概就是"敕勒";"姑墨"、"姑师"或许与族名"库莫[奚]"、"曷萨"有关。而族国名"难兜"的究属,作者尚无定见,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9 10:21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007sunny
听涛轩散人



刀币 5172 元
发帖 788 篇
注册 2003-1-21
来自 杭州
十一、结束语:"昭武九姓"
在唐代以后的历史上,西域地区又经历了人种上的进一步蒙古化,语言上的突厥化,和宗教上的伊斯兰化的漫长过程。此前,中国历史则常以"昭武九姓"来记载葱西诸国,而"康国"又是它们的强权和中心。《魏书 西域传》说:

康国者,康居之后也。迁徙无常,不恒故地,自汉以来,相承不绝。其王本姓温,月氏人也。旧居祈连山北昭武城,因被匈奴所破,西逾葱岭,遂有其国。支庶各分王,故康国左右诸国,并以昭武为姓,示不忘本也。……米国、史国、曹国、何国、安国、小安国、那色波国、乌那曷国、穆国皆归附之。……人皆深目、高鼻、多髯。善商贾,诸夷交易多凑其国。……婚姻丧制与突厥同。……奉佛为胡书。

《新唐书 西域传》则说:

康者,一曰萨末犍,亦曰飒秣建,元魏所谓悉万斤者。……君姓温,本月氏人。始居祈连北昭武城,为突厥所破,稍南依葱岭,即有其地。枝庶分王,曰安,曰曹,曰石,曰米,曰何,曰火寻,曰戊地,曰史,世谓"九姓",皆氏"昭武"。

这两则记载中的"昭武九姓"大同小异,"康"、"安"、"曹"、"石"、"米"、"何"、"史"、"穆"等,都是简化了的汉字族国名,《新唐书》对上述诸国有颇详细的记载;而"乌那曷"、"火寻"、"戊地"、"那色波",则可能是"乌洛侯"、"乌孙"、"兀者"、"芮奚"的变写。由于"九姓"的内涵复杂,将它们泛解为"西戎之后",或许比单指"月氏之裔"更为恰当。
《汉书 地理志》云:"张掖郡……。县十:……昭武,莽曰渠武"。"昭武"或"渠武"无疑也是"西戎"或"月氏"的一个部名。十世纪前后,敦煌-高昌-且末地区有个善战的"仲云"[83]民族,它是"小月氏"之裔族,也因此"昭武"和"仲云"应该都是河西民族之后人。东欧族名"楚瓦什"与河西族名"昭武"、"渠武"、"仲云"等也很相近。楚瓦什学者认为,他们的族名Chuwa-sh是从Savir、Suvar、Suwar等字演变来的[84];而有着Hun人语言背景的楚瓦什语,又表现出与东胡-鲜卑-蒙古系语的亲缘关系。这提示了我们:"昭武"、"渠武"、"仲云"和"楚瓦",可能都是"室韦"一字的转音。
"昭武九姓"时代的人名、称谓,亦均表现出东北亚民族的特征,如《新唐书 西域传》所说的"康国"王族的情况:

高宗永徽时……,即授其王拂呼缦为都督。万岁通天中,以大首领笃娑钵提为王。死,子泥涅师师立。死,国人立突昏为王。开元初。……其王乌勒伽与大食亟战不胜,来乞师,天子不许。久之,请封其子咄曷为曹王,默啜为米王,诏许。乌勒伽死,遣使立咄曷,封钦化王,以其母可敦为郡夫人。

其中:
拂呼 缦 女真姓氏"夫合"[85],"缦"可能同乌孙
酋长的称号"靡",
笃 娑钵 提 人名"娑钵"为族名"须卜"之转,"笃"

泥涅师师 不详,或许是"女奚烈"或"芮奚",
突昏 族名"吐浑"转作的人名,
乌勒伽 族名"乌洛侯"转作的人名,
咄曷 族名"屠何"转作的人名,
默啜 族名"____"转成的人名"满柱",
可敦 鲜卑-蒙古语之"夫人"。


"昭武九姓"时代的地名[86],也同样表现出东北亚民族的特征。如:

悉万斤(撒马儿罕) 乞伏、石抹、Sarmatian,
布豁、捕喝 钵和、仆骨,
贰师 女奚烈?芮奚?
俱战提 厥机、沮渠、主儿扯、朱里真,
野叉、越于底 兀者、讹者,
瑟底痕 __狄干,
柘折、乞史 赤狄、赤沙、车师,
瞰羯 弘吉剌、捍蛭,
奥犍 阿干。

本文终於达成了汉代西域诸族国名,与东北亚诸族之族名相关的结论:"月氏"即是"兀者";"乌孙"即是"爱新";"大宛"、"大夏"、"吐火罗"、"睹货逻"即是"达斡尔";而"昭武"即是"室韦"。它们应该都是一些由远东部落融合而成的人类集团。"昭武"出自"月氏","月氏"又自称"昭武";"兀者"和"室韦"就是两个如此"剪不断"的东北亚民族。可能在早于春秋的时代,它们便结伴进入了陕甘宁青地区,并由"北狄"演变成了"西戎"。由于特定机遇,它们中间的"周"、"秦"(可能还有"夏")部落,成为了中原农业民族的主人;亦由于种种动因,它们中的许多集团被推入了中亚沙漠中的绿洲,而成为那里印欧人种原住民的统治者。
这些至少在三千年前就开始西迁的蒙古人种的先民们,先后被西方历史记载为Scythians("息慎"?)、Sarmatians("悉万斤"?)、Saka("__狄"?)等,它们中间的许多部落,沿着欧亚草原上的多条通道,骑马射箭陆续进入欧洲,很早就"无声无息"地融合到欧洲民族中去了。那时候,"轰轰烈烈"的阿提拉的Hun人们还无影无踪。

江河湖海一劳人
2006-10-19 10:22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  [1] [2] [3] [4] [5] [6] [7] [8]  >>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订阅主题 | 收藏主题


论坛跳转:





< 联系我们 - 拔刀斋 HFsword.com >


Powered by CDB 3.0 RC1 © 2002, Crossday Studio of 11c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