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拔刀斋 HFsword.com

刀剑天下论坛 HFsword.com Forums
现在时间是 2020-9-21 00:11

您还没有注册登录,您可能需要注册才能发贴和回复
如果您第一次访问本论坛,请阅读论坛上方的 FAQ
 


 
作者:
主题:剑经并序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剑诛
菜刀



刀币 1737 元
发帖 615 篇
注册 2002-12-20
来自 中国北京
剑经并序




少林武功文献钩沉
  <<剑经>>
  俞大猷
  
  剑经并序
  猷学荆楚长剑,颇得其要法。吾师虚舟赵先生,见而笑曰:若知敌一人之法矣,讵知敌百万人之法本于是乎?猷退而思,思而学,学而又思,思而又学,乃知天下之理原于约者,未尝不散于繁。散于繁者,未尝不原于约。复以质之,先师曰:得之矣。夫首之大, 嘴牙之小,不相称焉,两不相为用也。手足之大,指爪之小,不相称焉,两不相为用也。凫以掌大而不能栖,鹜以嘴大而不能啄,鸢以翼大而不能击,狼以尾大而不能掉,鹿以角长而困,豕以肉多而喘,驽以鬣浓而钝,虎以项短而力,兔以前短而狡,鸡以爪细肩广而善斗,犬以毛浅尾锐而善猎。疾病之人,手足鞅掌者懒,脐腹彭亨者倦,头项瘿瘤者偏,腰膂薄弱者痿,前急后曳者踬:无不有势存焉。圣人制兵师之阵,必有奇有正,必有从有伏,必有扬有备,必有前后、有中央、有左右,必有握奇,必有游阙。其阵不一,各有轻重、饶减、盈缩、远近、疏数之权。度大以称小,小以称大,人以称地,地以称人,无不胜也。然则舍万 物之情,以求行阵之法者,远矣。一人之斗,有五体焉:一身居中,二手二足,为之前后左右,有防有击,有立有踢,一体偏废,不能为也。唯伍法具于一人,故起伍之数,必五人两之数,必五伍队之数,必五十卒之数;必四两一车,车之数必五乘,偏之数必五队,军之数必五偏,阵之数必五军,自一人以至百千万人,同一法也。一人之斗,身体手足,皆有屈伸之节。屈于后者,伸之于前;屈于右者,伸之于左。使皆屈而无伸,与皆伸而无屈,僵人而已耳!虽具五体,不能为也。故伍必以三人为正,二为奇;什必七人为正,三为奇;八阵必四隅为正,四方为奇;自一人以至百千万人,同一法也。人之善斗者,一身四肢屈伸变化,有无穷尽之形,故前正而后奇,忽焉正后而奇前,正聚而奇散;忽焉正散而奇聚,车正而骑奇;忽焉骑正而车奇;自一人以至百千万人,同一法也。万人之变化,犹一人之伸缩;万人之从令,犹五体之从心,无不胜也。然则舍一人之身,以求行阵之法者,远矣。上古圣人观之于天,察之于数,验之于易,推之于度,取之于身,证之于物,曲尽其理,而立为伍,法以教人,可谓明且尽矣。忠臣义士,志可以矢,效公忠而学,必求乎实用。气可以运,量宇宙而谋,又贵于有成,彼览影偶质,岂能改?独指迹慕远,何救于迟也耶?猷谨将所得要法,著为《剑经》,以告后人,世有真丈夫,当亮予志。
  ●用棍如读《四书》,钩、刀、枪、钯,如各习一经。《四书》既明,六经之理亦明矣。 若能棍,则各利器之法,从此得矣。
  ●总诀歌,中直八刚十二柔,上剃下滚分左右;打杀高低左右接,手动足进参互就。
  ●总诀歌,却在他力前,柔乘他力后。彼忙我静待,知拍任君斗。
  ●总诀歌,阴阳要转,两手要直;前脚要曲,后脚要直。一打一揭,遍身着力;步步进前 ,天下无敌。   

需要做的就是打败自己
罗瞳八极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
2002-12-20 20:17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剑诛 的 OICQ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剑诛
菜刀



刀币 1737 元
发帖 615 篇
注册 2002-12-20
来自 中国北京
習鈀法
習鈀簡,步十進,足如環無端,進一足,中平當大壓,又進一足壓死,又進一足小壓,又進一足壓死,又進一足高大當,又進一足大壓死,又進一足高小當,又進一足小壓死,又進一足高大當,又進一足大壓死。
鈀習步法:中平起,大斜壓,他大飛天,我轉角趕上壓,他再大飛高,我小高直當即小壓下,他小飛高,我小高直當,即小壓下,他再小飛高,我大高直,即當大壓下過小,你抽直殺來,我再大壓過小,他入我大上角,我用身力轉角趕上,略收低,他再入我大上角,我轉角對手直殺去,跳回一步,他打來,我伏回,即趕上,大起一掃下,再跳回,中攔止,大壓小壓,已粘他捍,即大進上,[金斬]死他。
小直當        小斜壓
大直當        大斜壓

總訣歌
視不能如能,生疏莫臨敵。後手須用功,遍身俱著力。動時把得固,一發未深入。打翦急進鑿,後發勝先實。步步俱要進,時時俱取直。更有陰陽訣,請君要熟識。

習步法
起中平 推牽 扁身殺 丁字回殺 旋手 進五步殺 跳退三步原位
 直打直挑進五步殺 腰刀挑打
 滴水獻花步殺   跳退三步原位進打 穿後手馬前雞啄進三步殺
 馬前斬草進三步殺 跳退原位
 打沉讓他先起穿後手   抽回
 吊前抽回 三腳並進五步 殺進
 大門趁棍走 小門趁棍走進直符殺 洗 倒頭 直打 直起磕
 打殺擺腰 進三步 翦 殺
 跳退原位
 總步目
 直破打剃大翦 小翦 揭〔用手〕 力上扁身 滴水獻花 弔翦 下起接
 讓高低,俱有大起棍,從小門去打他手,不論中不中,須急退丁字回,他決進
 我小門來傷我,此時我一揭一進,壓剃落打他手,決中矣。

一侵他二尺,低打低,揭連幾下,待他忙時,急退丁字一步,急大進步,弔翦他手,急收
回原勢立,他進來打我,我就大門下起,接他一大翦,急變扁身中攔殺。
一兩人小門,對打對揭,須急變〔急變時,勿使他揭著,揭著,則不及矣〕,大門下起接大
翦〔或順勢打〕,中攔殺,或於揭時,即用小翦變大翦,中攔殺。
一兩人大門對打,不進前腳,不折後腳,不能勝〔須有順勢折腳,知是逃閃之法〕。
一兩人大門齊對打,我且將棍提在高〔連腳抽回些些〕,遲斯須,進步壓打下,即進變扁身
中攔,若我打去,他棍提回讓我,我須勿將棍尾打下,只進步,對他胸喉直殺去。
一我從天門,順用單鞭壓深入,他用力來抵〔若追近〕,大剪我離了子午,若迫近,我急抽
就下面,過小門掛他手上一殺,他用小剪,我一揭一殺,或急抽過大門剪殺,或又過小
門倒牽,若未迫近,即打下小門,作敗狀。
一我從大門順入,他用力來抵,大剪我離了子午,我大進步,就小門急起,滴水來捧,他
如前第三問者。
一我起流水漸進,他決來打我手,我將腳坐下,直對他手一捧,或殺皆可,又他來打我手,
我從小門一揭接,或大門一起接,要在我右手前七八寸之間,與他棍尾相磕一響為度,
二門起,俱繼以剪,急變扁身中攔殺。
一兩人大門對打,棍尾在地下,讓他先起,穿他小門手上〔須兩手捧,高使他打不下〕。
一兩人大門對打,我讓他先起,就揭他小門,用小剪變大剪〔即[金殳]門鋑〕,殺若他小門
來壓我,急就下面過大門剪殺。
一兩人大門對打,他弱我用強,他強我弱讓,兩在高,讓他先打下,我便進壓,兩在低,
讓他先提起,我便進.接連打殺,李欽師父,每每用此二步。
一喜鵲過枝有四,他直高打來,我將棍抽過大門,讓他下,隨用大剪,一也,他直高打來,
我將棍抽過小門,讓他下,對胸殺去,二也,他直平打來,我坐腳過枝,進步小門殺他,
三也,平直殺,或打來,我打後腳,即順勢大門剪殺,四也,以上過枝,俱在下面,過
入他棍二尺,即過。
一治伏棍低棍,須用小剪,離他手前一尺之間,他急過大門,我或揭進打,亦可〔飛風箭
亦可〕,急變大剪殺,亦可〔又我小剪他,他抽走,我急進步,起高棍打,須在他手上小
門〕。
一他打來,臨身在小門,則趁棍走一打,在大門,則走馬回頭丁字步一打,順棍上一殺,
又一大剪,扁身中攔殺。
一大門接兇棍有五,扁身中攔接,一也,高棒接,二也,下起磕,三也,我棍略橫,離前
手一尺,受他打一下,四也,待他打將到身,用手前一尺,磕他一下,五也,各接後,
須急用大剪,繼之以殺。
一他雞啄,我須起兇棍入,剪他手前二尺之間,他連起,我連剪,我雞啄,他起兇棍,我
讓他先起,穿他小門手上〔我接先棍步亦可〕。
一他直殺來,須進腳向小門剪,或向他棍尾小門起,變大剪,或端的直破閃腰剪,凡剪後,
須至進殺,都不如定四步,坐直趕上。
一凡小門,一揭一打,一打又一揭,終無結尾,必須乘揭用小剪〔如鐵門鋑〕,過大門結尾,
或將抽退,他打來,我就大門下起接剪,他殺結尾。
一凡起手,要打要殺,俱要在他門內一尺之間,未可將手勢發盡,待他趕來傷我,他手勢
已盡,此時或大或小,或剪或揭,或自大下起接,各將他棍死了,然後進步,扁身中攔
結尾,無不勝也,法曰,後人發,先人至,知此決不可一發便要傷人,徒使自勢發將盡,
為他人反傷,戒之戒之。
一棍初交,則下起者有勢,棍深入,則上壓者取贏。
一我單鞭壓,他變馬前斬草,我且大進一步,硬用手力,他棍自輸。
一小剪,是棍中至要,人所不疑者。
一凡棍動時,須要把得極堅固,方有力。
一凡大小門直破打,不分粘他棍,不粘他棍,務對他手,直起直落,任他揭打,或我揭打
他,我棍亦不離他身五寸,即離亦須即直。
一凡日間,將棍一打一揭,自習打揭,俱要有聲,久則自有力,高不過目,低不過膝。
一凡小門,殺須在他手上,方無後患,大門亦然。
一三腳時打,須要習〔有大僻〕,又定四打要習。
一彼抽退,勿急追,彼急進,勿遽離。
一腰力為上,彼手力次之,前手力又次之。
一棍提起手陽殺去,及打去,俱手陰,陰陽最要識。
一小門殺來,待來將到手,丁字回一揭,折進殺則中矣。
一下哄待他剪向上,直符送書,殺上大門哄〔或打他手折腳〕,伏下小門殺,或伏下,待他
來一揭殺,更妙。
一我將棍略高,略侵入,他來接,我即丁字步滾下殺。
一他起高攔打,我折進大門,將他棍尾或半棍敲下,進齊眉殺〔須知有順勢,敲時切不可
沉自棍〕。
一凡進殺,須急丁字回頭退,方穩。
一大門高哄殺去四五尺,他來抵壓,他回頭牽進殺,小門亦然。
一梗直大門哄殺去四五尺,待他來抵剪,就剪他大進殺,小門亦然〔須知有順勢,丁字回
頭亦可〕。
一侵他三四尺,低打低揭,連幾下,待他忙時大進,趁棍進殺。
一梗直哄殺去四五尺,任他打或揭,我就尋他虛處,大進殺去。
一凡他棍來,我避他,抽退,我急隨殺,極妙,不急不可去。
一我大門高進入,丁字牽伏下,他趕來,我一牽揭進鑿。
一我打棍後,繼以殺,殺後,大門即當採洗,洗而後殺,小門須小牽。
一兩棍相交,他抽回伏地,開小門,我直捧慢慢指去,待他發殺,然後揭牽,或剪進殺他。
一他直殺來,我直殺去,我將腳折過分,分將手,反陰陽蓋殺去〔莫非後發先至之意〕。
一他將棍打下,丁字回頭伏,我就移腳去,就他棍尾,連打連揭,使他忙直進殺。
一凡兇棍打來,我順勢敲一下,就扁身中攔,兼大僻,連連疊革進去,破雞啄,亦是如此。
一兩人大門對打,連幾下,待他忙時,急抽回,讓弔大進步打。
一大門起高棍打,移步盤山托。
一拏定直符送書,大小門托,避他打。
一直陽手殺去,陰手打,壓下大門殺臨手,待他剪過小殺,XX一坐,低閉四門。
一將棍滾他一下侵入,他自然提起,須再一敲,將他棍 盡,然後殺,須計得疊疊敲他,
初教滾手直入,次教大粗打揭,亦要直,後教輕牽順勢,待他臨身二三寸之地,全用折
腳。
 又用閃退法,又有跳退法,前足先起,或齊起,要知採與牽不同。要在哄,便虛乘之。
一破直殺有七,一步閃要打,二步折腳,二步滾,二步流水。
一我扁身入深,此時不顧性命了,只兩目認他胸前,棍上空急穿上,棍下空急穿下。
一他大過枝,小直符指去一步,他小過枝大,我亦直符指去一步。
一凡直符殺,不礙他棍尾。
一我過枝小門,用盤山托,亦可用直符步亦可。
一大哄過小,待他來小壓,急過大剪殺,蓋哄少則容易也,剪而後殺,則無後患也,中有
順勢,須知之。
一凡進殺,先軟後硬,今後勿用打。
一破高攔,務先順牽,後剪殺〔殺去待他落,即轉〕,要知順牽,與剪不同。
一殺在小門,待他來,即過大門剪後殺,如小門先牽後殺之理,但須防他回頭牽,他回牽,
我又過去小門。
 又曰盤山托.大折過小。
一直入打剪,他臨手一殺,待他剪前後,過小門容易。
一對棍低入小門,一小揭小剪殺,或待變。
一他疊打揭,我對打二步,對手殺大進,待他打下,大剪或殺。
一我大入,他過小門,我就坐進前腳,就他棍中滾入,然後大打進殺。
一他滴水,我對他手慢慢指去,待他動,即坐腳剪下進鑿。
一小門有揭,亦有大揭,與獻花不同。
一他坐低,我正好折過小門打。
一凡將棍直指,慢慢侵入,待他動欲打我,我就殺他,他欲殺我,我就進打他手。
一何嘗叫人勿打,要哄他棍來就我打,若打他棍,著響一聲,便可進殺。
一何嘗叫人勿殺,要哄他棍開殺去,勿使他打著,方可殺,深殺後,在大門即洗,小門即
揭牽。
一但凡接高棍,須防他盤山托,就坐下小剪。
一他大門單鞭坐腳,直滾入殺,我折進前腳,過大門,直符殺他。
一俯身揭,順勢剃急接打,未如俱要習熟。
一鈀對刀,他入我四角,我四下不相粘,後手起高殺〔自思出〕,扁身中攔兼大僻〔丁字步
要大僻〕,他起高,我就趕上剃〔扁身中攔殺,要後手高平胸去〕。
一他打來,我打去,他起我揭,務要小剃,又要疊疊押去,大亦然,手動時,即下定四步
門戶,方密。
一他打來,我打去,他起,我對手穿入小門,隨將兩手捧高,手動時,即落定四步,寸寸
打上,隨他小門殺,小門壓,大門殺,大門壓,他起大高,趕上剃要就殺,或先接後殺,
他起小高,趕上大接,或揭小剃。右此一步,乃棍中之正兵,不能離此以取勝者也,不
能勝,亦不能敗。
一打時,須記得進殺,千萬千萬。
一大門迫他壓低,我抽下過小門,如殺狀,他決盡力來小壓,急急抽過大門剪殺,此步極
妙。
 右此一步,高打來,亦要如此,哄急翻剪殺,且鐵牛入石,我揭起打下,他方揭起,我
就抽他,手邊過人,剃打亦可。
一雙人大門對打,他力雄,我急變丁字步打,用身壓之,然後變。
一他小門殺來急,我坐進前腳,就他棍中滾入,連剪二三下,然後殺。
一把大門空起,勾下勾步絕妙,又有下流水勾,不叉他。
一對手直起,對他身打落,如是走離大併直,是為上好。
一他刀下來,我或大門流水勾迫,或小門流水,俱不叉他刀,如棍用,須繼以對手大請起
〔又起勢時,就手大門流水去亦可〕。
一大門扇出,他刀尾伏回,待他來,不拘他刀高下,俱對他身直起,他不來,若近或他刀
不高,亦請得起,若不出他刀尾,就將刀壓下,對面直起,有閃身。
一小門陽手扇下,陰手請起,凡請起如不著,即急對他身,他刀扇下,大小門,皆然。
一他刀中攔直來,我直就上壓下中攔,有拔步,可順勢轉角步,又有鈀過他身,將他身勾
來。
一我出中攔鈀,他直打下,我將鈀抽大門,起上壓落,如我用棍步,須勿使他打著。
一凡他起,我亦起,他落,我亦落,俱要隨他。
一凡叉起,他逆對,須順他勢,或左或右落,凡下叉起亦然,須知步步進腳。
一凡被他刀入角,即便坐退,後腳稱起。
一凡我伏回,他只中攔立不來,我就偷後腳進去,深扇入有哄。
一他高攔打下,我就大門揭起,不用陽陰手,只直揭起,則我在上,而彼在下矣,這若將
棍如打下,而不打下,當我揭起,則彼下,則我輸矣,總不外棍深入
在上者取贏,若我棍打沉了,他打來,我用別步,皆不及直硬起妙。
一把棍堅把住用身勢〔棍頭高〕,慢慢侵入他大門來,我大門接一下,只離一寸,他小門來,
我小門接一下,只離一寸,待他何門死,我盡身入。
一鐵牛入石,我打去,他揭起,我將棍尾勿墜,就將棍尾倒株上一下,即大剪他手,或即
打他手,他打來,我揭起,即入殺他小門,極妙極妙。
一凡接他大剪,雞啄妙,皆如此。
一直磕一聲,就殺去,不用拔剃,亦甚緊矣,惜無困死人棍之法,大低用拔剃為是。
一凡左右門打來,俱用手前一尺,改他棍尾,凡左右門殺來,俱用棍尾改他手前一尺,蓋
他打來勢重,必須吾手前一尺,方接他得他住,他殺來手輕,又要過枝,必須用吾棍尾,
改他手前一尺。
一學到上下、高低、硬軟,直破打上下接,俱是一手法,方是有得,但直破順勢打,是一
套去,接是做二節去,初學未易語之,後手初曲,後直硬處,須悟得,前手[月凡],須
悟得。
一我單鞭上,他過小門,若深入,即用直符送書殺,若他入淺,則不可,恐他揭起,只用
趕上直打,凡殺來大小門,皆如此例。
一凡過小門殺來,我就行過小門,就他棍尾,對手直打下,若變過大門殺來,我就行過大
門,就他棍尾,對手直打下,妙妙。
 總有三節:接高攔,一扼磕,一拔後手,一尺剃,一隻殺,接低打來,亦然。
一直破對打,扼磕帶,抽後手,剃相連,後進殺。
一入中攔,只用一扼磕帶,略拔剃五寸,一進殺,若未侵入,他棍未死,亦用拔,用手一
尺剃下進殺。
一踏過他小門,進入如前法,但自棍橫勢,送進上中攔,皆然。此當字,如曲中之拍位,
妙不可言,故贊之曰,我扼他旁,前手直當,後直加拔,有神在中,學到此一貫乎萬矣,
千千萬萬步,俱有拍位。
一轉陰陽不可太早,臨時一下乃不費力,明之明之,折腳不如直入。
 0當
 |\    /
 | \  /
 |  \/
 |  /\
 | /  \
 |/    \
 0上   起 
 右李良欽之傳學,到此一貫乎萬矣。
v
    /
   /
  /
 0
  \
 拍位\
    \
    起
 右劉邦協之傳,中間有拍位,不用拔剃洗落,只撒手殺,則又緊矣,但無困死
 人棍之法,大抵前用拔剃為是,小門亦然。
      拍
      位
     +-+ 說明:右圖其實是一個大圓,上面有一個小半圓
    +---+      不是方的
    |有 左|
    |拍 右|
    |位 來|
    |  俱|
    +---+
 右在偏頭關時,得之教師林者,其詩曰,壯士執金鎗,只用九寸長,日日打一
 轉,好將見閰王。
 三教師原來合一家。
一千言萬語,不外乎致人,而不致於人,李良欽之所以救得急者,都是前一下哄我去,然
後轉第二下來接救,故救得連,故能得勝也。
一不乎後人發,先人至一句,不外乎不打他先一下,只打他第二一下。
一俱是順人之勢,借人之力,只要快便,又要似進實退,而後進則大勝矣。
一俱要習上攔大小門剃,下攔小門剃頗難,須用功習之。
一兩人大門,對打對迫,忽然變大僻,兇猛打下,甚妙甚妙,兩人對雞啄亦如此變。
一二龍爭珠,殺就採下,不用提起棍,此全是手法,前後手,俱有法,正教師童琰父,所
謂尾相遇順滾,至他手殺他身,剃是他高打來,或他雖把定未動,但棍尾高有十字,我
用棍量一尺之處,與他棍尾,或棍中相遇,剃下大小門,皆有滾剃,順至他手殺他身,
此滾剃之不同也,下起磕彈,何以不滾剃,磕既響一聲,恐他棍開或沉,無橋可乘〔故
不打剪,然後殺〕。
一先侵二三尺,一打坐身,沉棍頭,他必進殺,我就下起磕一響,大進步打剪,或丁字回
打剪,然後扁身殺他,喬教師曰,彈鎗則在下面,橫捧亦起磕之法,但在下面橫,則無
不響之理矣,童教師曰,一聲響處直千金,彼失提防我便贏,是也,依喬教師之說,乃
知伏回之鎗,俱是哄我殺去,他即起彈殺我也,記之記之。
一剪打急起磕起,磕復急剪,打剪打復急起,臨時取之力也,我扼他旁,亦是臨時取之力,
須要誤他臨時取力口訣。
一但凡打敲採洗,俱用後手功夫,故棍不用提起高,今之欲用力打人者,惟恐棍提起不高,
打不重,蓋只是有前手之力,無後手之功,故耳。
一伏回之鎗,俱是哄我殺去,他即起彈殺我也,記之記之。
一全書總訣,只是乘他舊力略過,新力未發,八字耳,至妙至妙,此又是我扼他旁之祕旨,
語到此,則不能復加一言矣。
一凡此意味,體認得真,亦有七日不食,彈琴詠歌之趣也。
一滾剃後,須早趕上,當剪死他棍,然後殺,記之記之,大小門皆然,是他低平直殺來,
我棍在高,遂坐下,量離了手前一尺,與他棍磕,相連而進,彼從何處殺將來,微乎神
哉,破金鎗第一法也,穩而能勝,習之習之。
一他打下,我揭起我哄他,欲打下,而實不打下,待他盡力揭起,力使過了,即趕他棍剃
下。
 問如何是順人之勢,借人之力,曰,明破,此則得其至妙至妙之訣矣,蓋須知他出力在
何處,我不於此處與他門力,姑且忍之,待他舊力略過,新力未發,然後乘之,所以順
人之勢,借人之力也,上乘落,下乘起,俱有之,難盡書,勾、刀、鎗、棍,千步萬步,
俱是乘人舊力略過,新力未發,而急進壓殺焉,我想出舊力略過,新力未發八箇字,妙
之至也,妙之至也,前言拍位,都是此理。
一小門進對打,須斟酌用之,恐力大之人一挑打,我走難離矣,大抵小門,只是哄他,不
真打他,或殺為穩。
一與用左手人對,在小門,須坐極低,在大門,大折足過折。
一他用極長軟鎗,或竹鎗,我須坐身,將棍頭提高,慢慢迫上,待他下面殺來,即變一攔
粘定,用黃龍轉尾步趕,萬無一失。
一學至於此,則身、手、足應手,全不扞格矣,學至於此,全不看見他是鎗是刀,只認定
對他手前殺他身而已,若他打來亂時,必須忍略退回,坐足下中平,待少頃他來,即用
磕手法進,自勝,總是以靜待動,以待勞,道理微乎,李良欽每每如此,
一大門侵入磕,小門不可大侵入挑,大門大侵入磕,則彼必死無疑也,小門若大侵入挑,
恐彼力大,挑不起,則難救矣,若挑起一響,然後大侵入打他,又俱妙。
一他棍起,就進步直當去,不待他打落,低攔亦然。
一大剪下,起手要直平不曲。
一但凡先一打他棍,他自然提起,再趕上直當大僻中要有順勢。
一剃後,待他起,進步直當。
一齊打下,讓他起趕上,直當如鈀步。
一小門更勿直鑿,只哄他棍起,就過大門,直當剃打。
一兩人對雞啄,大進步趕入,對棍尾剃,叉起進殺,待他起,直當去。
一打忙時,須要認空處殺。
一對手鑽去,須他棍上。
一打到中間忙時,須記得收下再起。
一我打他接,我須不與他接著,只是埋下,引他打下,我起接,則我為後發先至。
一我打不與接著,即轉小門,挑起進打,亦是後發先至之理。
一把到中間,他打下,我接起,我勿打下,他決再起,即急再直當去,則他自敗也。
一我入,被他打,覺敗,即急跳退,記之記之。
一師父初假意殺來,或打來,我或接著,或挑著,決不宜貪心就進去傷他,待他動,我再
或接,或挑進,去傷他。
一打認棍,打[口日]認棍,[口日]剃認棍,剃入認棍,入挑認棍,挑凡舉手,俱要認他棍,
若認人不認棍之說,是彼棍已敗開了,只管認人坐去也。尋鎗頭,就死求贏。
一將棍頭低穿,入他棍下,或左邊一起一剃,或右邊一起一剃,起要有響為度,總是一理。
一[口日]是腳去手去,剃是腳去手回,須是腳去手去,剪是腳去手回。
    小當    小壓
    鈀法    〔四者相連,如環無端,微乎鈀之用,其止於是乎〕
    大當    大壓
一凡直當之後打下,不如進腳坐,頓下打下,則自勢盡,他反當我頓坐下,則有有餘之勢,
如他再起,則再當之,大小門皆然。
一凡鈀遇軟殺人,須照我原大扇趕為氣勢,容易服人,凡遇破進步起,用入須不離分寸,
如今所製鈀譜,入他為穩。
一大門輕打他棍下,他用刀來抵,即丁字步大進打,彼自屈矣。
一大當大頓坐,小當小[口曰]坐,他小壓,我偷過大頓坐,千步萬步,此段盡之。
一今以後打步少,只是當死他棍,前後鑿他。
一千言萬語,總是哄他舊力過去,新力未發,而乘之。
一鈀所以終對不得鎗、刀者,鎗有哄,鈀哄不得人也。
一響而後進,進而後響,分別明白,可以語技矣。
一山東、河南各處教師,相傳楊家鎗法,其中陰陽虛實之理,與我相同,其最妙,是左右
二門,拿他鎗手法,其不如是撒手殺去,而腳步不進,今用彼之拿法,兼我之進步,將
鎗收短,連腳趕上,且勿殺他,只管定他鎗,則無敵於天下矣。

需要做的就是打败自己
罗瞳八极
善为士者不武;善战者不怒;善胜敌者不与;善用人者为之下
2002-12-20 20:18
查看资料 发送邮件 搜索该用户的全部贴子 发短消息 剑诛 的 OICQ    编辑贴子 引用回复

 

可打印版本 | 推荐给朋友 | 订阅主题 | 收藏主题


论坛跳转:





< 联系我们 - 拔刀斋 HFsword.com >


Powered by CDB 3.0 RC1 © 2002, Crossday Studio of 11cn.org